当前位置:首页 > 金融 > 恐怖游戏《密室逃生》翻拍电影的又一次尝试

恐怖游戏《密室逃生》翻拍电影的又一次尝试

关键词: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9-10 08:00:01

《密室逃生》是一部扭曲而有趣的惊悚片,不同于《电锯惊魂》、《收藏家》和《贝尔科实验》的是,它缺乏恐怖片的原创性。尽管如此,这部电影还是会在惊悚元素上给你快感,在主角逃出密室和解谜过程中,会让你觉得非常刺激。如果他们不能及时解出谜题,逃出密室,就会面临致命的陷阱。


剧情围绕着几个角色展开:佐伊(泰勒·拉塞尔饰)、本(洛根·米勒饰)、阿曼达(黛博拉·安·沃尔饰)、迈克(泰勒·拉班饰)、杰森(杰伊·埃利斯饰)和丹尼(尼克·多达尼饰),他们都收到了一个邀请他们参加密室逃脱游戏的益智盒子。如果他们成功逃出密室,他们将赢得1万美元。当他们到达目的地,进入第一个房间等待的那一刻开始,比赛就正式开始。他们必须利用自己的知识和解决问题的能力,成功通过每个房间,否则就会落入陷阱。在每个房间和谜题中都包含一个关于他们过去的秘密。他们发现这不仅仅是一个密室逃脱游戏,背后似乎有更大的秘密。


这不是一个原创的故事情节,但是几个陌生人为了生存,拼着老命到处找线索,实在是一件有趣的事情。


每个角色的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悲惨故事,也正是这些遭遇引导他们来到这个游戏。每个人对于如何生存都有自己不同的做法。佐伊是一个聪明的大学生,本是个酗酒成性的青少年,阿曼达在军队服役,迈克是一名卡车司机。杰森是个自私自利的金融家。丹尼是个痴迷于解决问题的极客少年。但是这些人是如何搅和到一起的呢?或者他们有什么共同之处?


故事情节发展得的很棒,他们经过一个又一个的要命的房间,前一秒还在高温着火的房间,下一秒就到了奇怪的房间,一个结了冰的湖,把整个房间分为一个上下颠倒的酒吧和一个白色静音的房间。


泰勒·拉塞尔很好地扮演了她的角色,随着她在游戏中的进步,把她的角色发挥到了极致。洛根·米勒、黛博拉·安·沃尔、泰勒·拉班、杰伊·埃利斯和尼克·多达尼都很好地诠释了他们的角色。


导演亚当·罗比特(Adam Robitel)在营造悬念和刺激方面做得很好。各个角色在每个房间的角都经历了危险的考验。在一个颠倒的房间里让人感到幽闭或者掉下来的恐惧,这是一个不错的创意。开场的场景中,一个角色从一间墙壁紧闭的房间里被挤了出来,这为悬疑的剧情设定了基调。音乐配乐布莱恩泰勒和约翰凯里也帮助创造了每个房间的风格。


奥逊威尔斯曾说:“电影是梦的丝带,摄影机不仅仅是记录的机械,而是把信息自另一非我的世界带给我们,把我们带到一个大奥秘的核心,奇幻就此发生。”


电影不是诗意的叙述,而是梦境的重生。电影不仅让我们进入了梦境,它也随着社会的情景的改变,而不断变化着梦的形态。


上世纪30年代,“经济大恐慌”的时代,黑帮电影,如《小凯撒》这类反映了美国对权威和社会机制动摇的信心。1972年上映的《教父》则反映了美国经历越战及水门事件后麻痹的心灵。


2018年,经济走入寒冰阶段,不仅仅是中国,全球经济都深受重创,而游戏题材的电影,却越来越多。从斯皮尔伯格的《头号玩家》,李易峰主演的《动物世界》、玄彬欧巴主演的《 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  》,主人公走入游戏,我们也一并随他们走入游戏。


更深度的走入游戏的幻境,更彻底的逃离现状。在影片中,我们忘记了生活之重,我们被眼花缭乱的世界吸引。我们并不奢望真正进入游戏,只求在短暂的时间内逃离生活。《密室逃生》显然做到了这点,观影途中我们被一个又一个的密室困住,我们与主人公感同身受,密室太过真实,一不小心我们深深地进入了导演铸造的梦境。


从火的世界,到冰的绝境,从扭曲的空间到翻转的酒吧,我们感受到了电影梦中的真实和他眼中的形式之美。观影过程全程倒吸凉气,就是这样恐惧的、惊悚的,恨不得快点结束的观影体验,让我们看过大呼过瘾。恰恰是我们冲出了绝境,才能真的感到如释重负,原来生活依旧如常。


电影融入了恐怖电影中该有的元素,一分钟营救,倒计时、爆炸等等,又融入了近几年大热的现实游戏“密室逃脱”,尽管里面的解密不那么精细,但是全程以高速节奏发展,已让荷尔蒙爆棚。


游戏题材的电影还有多少市场,网络游戏的春天还有多久,不得而知,但至少现在我们喜欢可以让我们逃离现实的游戏题材。我们成为不了“三和大神”,我们无法去大理隐居,我们不能逃离世俗,那就在电影中逃离一会儿吧,也许这就是艺术存在的某种原因,也许这就是电影产业告诉发展的原因。


相关内容
分享 2019-09-10 08:00:01

0个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